因為怕痛所以全點防御櫻花動漫

安狂是個過來人,當然知道秦壽說的‘休息’是什么含義,他費勁了心思才把安琪留了下來。

秦壽離開之后,包廂內的氣氛隱隱活躍了一些,眾人都在秦壽的身上感覺到了一絲壓力,說不清道不明的一種感覺,就好像傳說中的王霸之氣一般!

何子秋也因為姐姐的離開,恢復了紈绔的本性,單腳彎曲的踩在椅子上,拿出香煙給大家灑了一圈兒,招呼著眾人:“今天哥幾個喝,不醉無歸啊我說!”

安狂也很給何子秋的面子,哈哈一笑:“那就看你的酒量了!”

鐘行空撇了撇嘴:“他酒量著實一般”

何子秋‘勃然大怒’:“我能把你喝趴下”

眾人在嬉笑打鬧中,兩個桌子慢慢的也拼到了一起

娛樂圈以及商界的大佬們非常樂意和紈绔們交流一下感情

這就是圈子的存在,以秦壽為中心,大家走到了一起,以后有個什么事,你幫我我幫你,你好我好大家不就好了?

不過讓眾人都比較意外的是不聲不響的張三,愣是一個海量,眾人全都喝得快趴下了他居然還是若無其事的模樣!

這只能說有怎樣的大哥,就有怎樣的小弟了……

秦壽和何百靈回到總統套房之后,何百靈當先進入了衛生間洗漱了起來,他知道秦哥今天要在這里睡覺,刻意的把自己洗的白白凈凈的。

秦壽坐在沙發上面抽著香煙,隨即從空間口袋里面拿出了之前為何百靈挑選的端莊大氣的黑色晚禮服!

衛生間里面的水聲讓秦壽心癢難賴,秦壽掐掉煙頭,悄悄的向著衛生間走去

何百靈正在喜滋滋的沖洗著身子,秦壽從后面一個餓虎撲食就撲了上去,何百靈害羞的一躲,但是哪里是秦壽的對手,三下五除二的便繳械投降了!

秦壽橫抱著何百靈從衛生間走了出來,何百靈光著身子,腦袋如鴕鳥版的藏在秦壽的胸前聲如黃鶯的說道:“哥,我還沒洗完呢”

秦壽哈哈一笑:“不用洗,明天早上洗是一樣的”

何百靈聞言大囧,之前兩人在游輪上度過了漫長的沒羞沒躁的時光,她自然知道秦壽的戰斗力,一威到天亮的本領實在嚇人……

秦壽坐在沙發上面后,拿出了禮服,親自給何百靈穿在了身上

當何百靈穿著黑色的長裙,玉足踩著高跟鞋站在大鏡子前面的時候,呆呆的望著鏡子中那抹高雅端莊的身影。

“秦哥,原來我穿禮服這樣好看,像一個貴婦一般,不再像女孩兒了”何百靈喃喃的說道。

秦壽走到何百靈的身邊輕聲道:“你本來就是貴婦,你是世界上最尊貴的女人,你是我秦壽的女人”

何百靈轉過腦袋溫柔的望著秦壽,主動伸出雙手摟住了他的脖子

秦壽動情之下,橫抱著貴婦何百靈向著臥室大踏步走去,狂暴的踢開了臥室的大門,粗魯的把何百靈隨手一丟扔在了寬大的席夢思大床上:“今天就讓我來征服一下你這個貴婦!”

早上的維多利亞港依然繁忙,秦壽穿著酒店的白色長泡站在落地窗前,手中拿著一杯咖啡靜靜的望著外面的碼頭。

感情所致,早起的秦壽忽然想起了老爺子以前告訴自己的話語

如果有一天,自己的武道能大有說成的時候,就會得到父母的消息

自己的父母到底有著什么樣的秘密,為什么自己從來沒有見過他們?

忽然間秦壽的腰間樓上了一雙芊芊細手。

“哥,你怎么了?”何百靈趴在秦壽的后背上呢喃的說道。

秦壽一怔。

“我感覺你的心里不平靜”何百靈沒有穿衣服,但是在自己的男人面前,她也終于沒有了害羞。

秦壽轉過頭,雙手捧著何百靈的臉輕聲說道:“百靈,遲早有一天,我要站在地球之巔,俯視整個天地,你相信嗎?”

何百靈狠狠的點了點頭:“我相信,你在我的眼中,一直就是一個蓋世英雄,我們的初識你腳踏著七色祥云救我于無盡的大海,我更加相信,強大貼心的你,能給予我們一個平安幸福的未來,我真的很幸運可以認識你”

秦壽一怔,隨即一把扯掉了身上的浴袍,抱著何百靈回到了之前的大床……

何百靈和秦壽一直在房間里面膩歪到了中午時分才起床去到了會展中心,何百靈準備著晚上的活動。

秦壽百無聊賴之下,一個人一部車來到了舉世聞名的維多利亞灣!

港城是一個發達多年的城市,是一個金融中心,這里有著數不清的金融巨子以及商界大鱷,當他們的后代玩膩了豪車跑車之后,便把目光望向了大海!

維多利亞灣也成了各種精英青年以及二代們奢侈玩樂的天堂

一艘游輪,頂級香檳伴隨著雪茄,在黑皮膚黃皮膚白皮膚的各色年輕女郎的陪伴下,出海游玩,或者在游輪上面享受著陽光的洗禮,好不快哉!

秦壽沒有叫上任何人,而是一個人來到了維多利亞灣,下車之后甚至連車門都沒有關,靜靜望著眼前一望無盡的海洋,他心中忽然有了一絲感應,好像冥冥之中有著什么東西把他拉扯到了這里。

秦壽忽然心中一動,如果有可能的話,他相信一定是水之心的緣故

他可是清楚的記得,上次的珠穆朗瑪峰之行,自己只得到了半塊水之心,他推測,莫非在維多利楊,就有著另外半塊水之心的蹤影?

秦壽丟掉煙頭就走上了石頭梯子,臺階的最下端就是游輪港的碼頭

雖然碼頭附近有密集的警戒線,一副生人勿擾的模樣,但是秦壽因為水之心的緣故,自然沒有把所謂的止步線放在眼中。

追求武道之心要是被一條塑料布都阻擋住了,那還提升個屁,干脆回家娶個老婆生個孩子睡大覺還來的簡單……

秦壽丟掉煙頭一步步的朝著下面走去。

忽然之間寬大的步梯方便來了一群年輕的男女,這群人領頭人赫然是秦壽剛進入港城時候有過一面之緣的韓瀾!

韓瀾的頭發染成了雪白色,穿著一身皮裝,馬丁靴,身邊跟著大群的港城有為青年或者知名紈绔,少不了的自然是四面八方的護衛。

遠處的韓瀾看見秦壽的身影后,眼中的冷芒一閃而過,加快腳步走到了秦壽的面前。

“這里是我韓家的私人碼頭,你立即離開”韓瀾雙手抱胸,冷傲的撇著秦壽,他可是記得父親的告誡,這個男人是韓家的仇敵!

喜歡校花的透視高手請大家收藏:(www.qingdou.net)校花的透視高手青豆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返回頂部

返回首頁

上海11选5技巧 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