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久久大香線蕉綜合

雪人族們呆呆的看著眼前破敗的場景,雪族基石就這樣失效了?家園沒有了?村民們怎么都無法接受這個現實,心軟一些的已經坐到了地上嚎啕大哭了起來

袍子男看不見臉色,但是也只站在原地怔住不動,難道雪人族從今天開始要慢慢的消失在歷史長河里面了?

秦壽看見眾人的神態心中一動,淡然的傳音道“你們在害怕什么?”

袍子男情緒低落的望了秦壽一眼“基石失效了,以后我們永遠都無家可歸了,姊妹峰又出不去,這可如何是好”

秦壽一愣“就因為這屁事兒?”

袍子男眼睛一瞪“這還不夠?”

秦壽內心一振,面上卻保持著嚴肅臉輕輕的說道“如果我帶你們去到外面的世界,并且教授你們生存的技能,你們出去嗎?”

袍子男疑惑的望了秦壽一眼“我們出不去的,我們知道對面的珠峰經常有人影,但是我們卻無法去到那邊,要是能出去何必守在這里”

秦壽微微一笑“我可以幫你們”

傳音男激動之下定定的望著秦壽“當真?”,秦壽點了點頭。

傳音男隨即跑到了村民中間,嘰里呱啦的用他們的語言轉達秦壽的意思,村民們先是一愣,隨即齊齊的匍匐在了秦壽的面前上下行禮。

秦壽搖了搖頭“這是小事,既然你們可以出去外面的世界了,那塊基石可以送給我么?”

袍子男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你拿去吧,反正已經失效了”

秦壽拿過水之心拿在手中打量,隨即眉頭微皺“怎么只有一半?”

袍子男男搖了搖頭“一直都是這么大,我們也不知道”

秦壽點了點頭,一半就一半吧,聊勝于無了總歸……

“你們在這里等我”秦壽說完之后,當即一個瞬移消失在了原地,雪人土著們驚為天人的看著秦壽消失的方向怔怔出神……

秦壽背著江意涵飛到了姊妹峰之巔,從下往上看,相對于龐大的姊妹峰來說,那就是一個尖尖的角,其實上面倒是有幾平方米的平地

秦壽到了空地后,把江意涵平躺的放在了地上,把剩下的全部雪兔湯倒進了她的口中后,站起了身居高臨下的看著意涵。

江意涵慢慢的醒了過來,張開眼睛,靜靜的望著站著的秦壽:“秦哥”

秦壽淡笑的點了點頭“意涵,成不成就看這次了,你不要有心理負擔”

江意涵搖了搖頭“若不是怕連累你,每天可以被你背在背上,即使醒不來,我也覺得幸運”

秦壽一怔,搖了搖頭,隨即果斷的轉身,單手向天高高的舉起了水之心,江意涵躺在地上關注的望著秦壽的背影。

秦壽依照回音姐所教得口訣,抬起頭、望蒼天、鄭重的朗聲道:“老天為被,雪地為席,今日我秦壽將要和江意涵結為夫妻,攜手一世,共度風雨”

江意涵一怔,呆呆的看著秦哥的背影,忽然秦壽握著水之心的右手五指成拳,把水之心捏的粉碎,水之心仿佛水滴一般,瞬間覆蓋了秦壽的全身

全身被水之心的極寒溫度激的身子一顫,隨即咬了咬牙齒,運行內力強行的加快了水之心流向丹田的進度

在這個過程中,秦壽全身止不住的顫抖,江意涵大驚失色,從地上爬到了秦壽腳邊,慢慢的站了起來,從后面環抱住秦壽的腰部想要給他支持。

秦壽緊咬著牙關望著江意涵勉強的笑了一下“我沒事”

“怎么會沒事呢?”江意涵焦急的說道“上次那樣有用嗎?”在秦壽還在發抖的時候,江意涵自顧自的脫掉了身上所有的衣物。

秦壽望了江意涵一眼艱難的說道“現在還不到時候”,江意涵也顧不得羞澀,就光子身子站在原地靜靜的等著秦哥好轉。

忽然間水之心刷的全部涌入了秦壽的丹田,水火交融!秦壽變的忽冷忽熱,本能的怒吼了一聲,聲音的音域之廣從姊妹峰之巔遠遠的傳了出去

江意涵靜靜的望著在陽光照耀下即使痛苦也挺拔而立的男人,靜靜的望著這個為了自己的身體跑前跑后,忙了數個日夜的男人,再也忍耐不住,眼淚慢慢的落下。

時間仿佛停頓了一般,秦壽卻再次吶喊了一聲,這一嗓子喊的蕩氣回腸,因為他成功了,水火融合了!雖然是半顆水之心,但是威力遠遠的超過了他的想象。

秦壽霍然轉身望著江意涵,伸出一只手,用大拇指輕輕擦掉了意涵眼角的淚水。

“意涵,現在就剩最后一環了”秦壽輕輕的說道。

江意涵趕緊閉著眼睛躺在了地上,秦壽見狀不在遲疑,公私兼顧了一番,趴了上去。

秦壽和江意涵一夜春風之后,忽然就突兀的出現在了土著村子的中央,兩人猶如神仙眷女一般,江意涵臉上還掛著散不去的風情,秦壽則是神情氣爽的模樣。

忽然間秦壽一愣,望著村子中肅穆而立的村民,趕緊對著袍子男詢問怎么回事。

傳音男輕輕的說道“我們在等你”

秦壽一怔:“等了一夜?”

袍子男:“我們太想去外面的世界了”

秦壽理解的點了點頭,隨即輕輕拍了拍手“那我們走吧”,土著們臉上的興奮一閃而過,秦壽則摟著江意涵的腰當先向著外面走去。

當秦壽把土著們從姊妹峰接到珠峰上面來之后,土著們興奮的哇哇大叫,秦壽無奈的望了他們一眼,沒有想到,一個不大不小的鴻溝,竟然能生生的阻斷一個族群千百年,讓他們和世俗一切為二,自己也算是為大國的民族融合出了一把力吧?秦壽八卦的想到。

土著們在下珠峰的時候倒是讓秦壽另眼相看了一番,他們踏在雪地上奔跑的時候猶如神助,速度快的離譜,秦壽微微一怔,身體這么好怎么一個鴻溝阻擋了他們幾千年?

秦壽略一琢磨就明白了過來,他們本就是土著,在雪山行走本就應該如魚得水,跳不過鴻溝,有缺少工具的原因,更大的原因還是因為他們是土著

就算一個城市里面長大的現代人,要是從出生起,一直生活在厚厚的棉花上面走路,也不見得彈跳能力多強悍,雪地也一樣 ,你一用勁,人沒跳起來,雙腿倒先沉了下去……

當秦壽帶著大部隊浩浩蕩蕩的向著山下急行的時候,忽然看見了前面的大隊人馬,臉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竟然是張三他們?

喜歡校花的透視高手請大家收藏:(www.qingdou.net)校花的透視高手青豆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返回頂部

返回首頁

上海11选5技巧 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