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比羊電影

秦壽等人在船長的吩咐下,站在了快艇的最前面,望了一眼天空。忽然間,從高大的游輪甲板上,順著放下來了一根長到夸張的繩索。船長對著上面點了點頭,之后給秦壽等人說道“沒有力氣的就用繩索把自己拴住,上面會有人往上拉”

“力氣大的人可以自己往上爬,這樣的話會很快。你們自己選擇吧”,純一郎瞪大了眼睛抬著頭望著長到夸張的繩索直發怵,這得爬到什么時候去?

“張三你先上”秦壽淡淡的望著這個幸存者。

張三疑惑的望著秦壽,在秦壽肯定的點頭之后,張三也不客氣,緊了緊衣服,握住繩索就呼啦呼啦的往上攀爬,速度非常之快,頗有一點猴子的形態。

純一郎不可思議的望著張三感嘆,真是厲害啊!秦壽無語的望著純一郎,論厲害,誰踏媽有你厲害,愣是窩在研究所整出了讓世界都害怕的玩意兒。

蘇萬歲來到了秦壽的身邊“秦先生,我和九九先上去了,我們后會有期”

秦壽點了點頭,他對蘇萬歲的印象不差。

蘇萬歲對著純一郎也點了下頭便向著前面走去,鄭九九趕緊跟了上去,腦袋都不敢向著秦壽望一眼,自己可是得罪過這個殺神,早點走為妙。

蘇萬歲和鄭九九一前一后的走向繩索后,也沒有怎么費勁,輕輕拉了繩索一下,整個人望天上一躍,一下子至少飛躍幾米高,然后在拉一下繩索,在飛幾米高,不過一會兒,兩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秦壽等人的視線中。

秦壽看的微微點頭,這兩人的輕功功夫還挺俊俏,這手段快趕上自己在拉城和那個市長千金飆車的時候了,當初市長千金也是翻車掉入了山谷,自己背著她借著大樹的點,一躍一躍的跳了上去。

純一郎呆呆的看著三下五除二就消失在視線中的蘇萬歲和鄭九九,只覺得自己的大腦都有點反應不過來了。

秦壽拍了一下純一郎“發什么愣?”

純一郎不好意思的摳了一下腦袋“你們一個個都這么厲害,我就不行了,我可能需要慢慢爬,或者等上面的人把我拉上去”

秦壽一愣“有我在,你爬個屁啊”秦壽若不是覺得現在不是戰斗的時候,用瞬移功能非常浪費,不然早早就拉著純一郎騷包的瞬移上去了,哪里會站在這里。

純一郎一怔,望著秦壽“帶一個人也方便嗎?”

秦壽搖了搖頭,不在言語,走上前去,抓住純一郎的胳膊,原地一跳,瞬間飛躍了接近十米的高度,然后抓住繩索,使勁一拉,借了一個大力,秦壽和純一郎瞬間沖天而起,直接跳在了甲板上面。

游艇船長仰著腦袋目瞪口呆的望著秦壽等人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中。整個三觀都被沖擊了,怎么說來著?今天哥們兒我拖了一船的武林高手?

張三和猴子一樣的靈活就不說了,厲害的特種兵也能辦到。

但是蘇萬歲和鄭九九就不一樣了,從下面到游輪夾板整個都只拉了幾次繩索,說出去都沒人相信。

隨即船長臉上露出了恐懼的表情,幸好之前快艇艙內出現異常的時候,自己沒有多管閑事,不然還得了?

他震驚的回憶著秦壽剛剛上游輪的方式,并不是一開始就借力,而是原地起跳,飛了接近十米高,然后在繩索上借力一次,就直接跳入了頂端站在了夾板上,船長不敢想象,要是秦壽不帶一個人,而是他自己的話,該是一種什么樣的震撼方式上船?

快艇船長回到駕駛艙內,掌握著方向盤向著來路駛了回去,嘴里還在不斷念叨,牛人,牛人啊,這樣一個牛人估計在他的人生中,他還會向著親朋好友吹無數次,不過這些事情秦壽倒是不知道了,對他來說只是一個很常規的過程,要是真的馬力全開,非得驚掉一地的眼球。

秦壽和純一郎站在甲板上的時候,蘇萬歲和鄭九九早已消失不見,秦壽也不管他們,掏出兩只煙,和純一郎一人一只愜意的抽了起來。

一支煙的功夫還沒有過去,張三利索的一躍而上跳上了夾板,等落地之后發現秦壽和純一郎的時候,眼中的驚異一閃而過,隨即恢復了正常,有秦壽在,他們比自己快倒也正常。這可是能定住人不動的大能,這和神仙有何區別?

秦壽淡淡的望著張三:你去船頭找到接頭人,買三張票。我們在這里等你。

張三一愣,高興的點了點頭,秦壽叫自己跑路,這是對自己的認可,只要想一想能跟著秦壽混,那還有什么好怕的?張三興沖沖的就往船頭的方向跑了過去。

“若寒姐,你們先去睡覺吧,我給你們安排房間?”

周若寒望了熊蝶一眼,見她的眼神純凈,真誠的在關心自己,但是周若寒依然固執的搖了搖頭“沒事的,我不困”

熊蝶擔心的望了一眼爺爺辦公室強上的掛鐘,凌晨2點了。

周若寒喝著咖啡依然靜靜的坐著,這間辦公室是熊蝶特意祈求他的爺爺后,才放了自己幾人進來的,據說這里的座機電話,是秦壽唯一可以聯系的方式,因為熊霸道是軍方高層,這部電話來頭很大,自帶保密系統,通話過后自動清除雙方的網絡記錄,非常安全,所以說秦壽要是沒出事的話,一定會撥打過來的。

熊蝶望了在一邊沙發上瞇著眼睛坐著睡覺的蘇晨和安琪一眼“若寒姐你看,她們都受不了了,在這里會感冒的,你們還是休息吧,這個電話我會讓下面的人守著的”

周若寒看著蘇晨和安琪的狀態心里一疼,她們也是天子嬌女,何嘗經歷過這樣熬夜坐著睡覺的經歷?周若寒猶豫的點了點頭“也好,明天再來這里”

熊蝶微微一笑“沒有問題,我給爺爺打過招呼了”,熊蝶實在是害怕秦哥以后回來了發現自己的幾個家人在熊家過的憔悴不已,人也瘦了下去,自己怎么給他交代?

忽然間電話鈴聲急促的響了起來,正走向安琪和蘇晨的周若寒腳步一頓,臉上露出了喜色,三步并作兩步的沖向了辦公桌,急急的把電話拿了起來。

秦壽和純一郎在張三的帶領下,進入到了游輪的普通房間,里面正好三個鋪位,房間非常簡潔干凈。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該有的設備倒是都有了。

張三不好意思的望著秦壽“秦哥,我的錢只夠買普通艙的票”

秦壽隨意的揮了揮手“沒事,不講究那些,男人嘛,隨意就好”

張三松了一口氣,就怕秦哥這樣的大能對生活品質要求很高,因為自己買的普通艙而不高興。

喜歡校花的透視高手請大家收藏:(www.qingdou.net)校花的透視高手青豆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返回頂部

返回首頁

上海11选5技巧 稳赚